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糖醋女“神”捕_ 第一百四十九回 大陈达人秀花陵校区海选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4-24 17:3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脚爷小说糖醋女“神”捕 第一百四十九回 大陈达人秀花陵校区海选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《三十六计之李代桃僵》——势必有损,损阴以益阳。此计原指桃、李共患难,比喻兄弟相爱相助。后用来指互相顶替或代人受过。

    女学舍,癸字二十号房,全女舍中最漏风最阴潮的一间,被另一座山峰的餐堂大殿挡着,这里终日晒不到日头,门口那棵大树根须上生着不少蘑菇。

    不过,天时总算克服了地利,出了梅雨季后,山上的气候直接由冬转夏,漏风阴潮一转眼就成了通风凉快。

    叶思雪迷瞪着眼,仔细铺卷着那床白棉被。忽然,她的耳朵微微一动,视线自然往门口移去。

    吸气、呼气……

    当她平静的气息刚巧渡到第十个轮回时,学舍的移门一开,唐朱玲抱着那册《三十六计》,笑嘻嘻地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后山教棚看不到人,我就知道你又翘课来补觉了。”一进屋,唐朱玲往叶思雪身边一站,满脸写着“本姑娘别有所图”几个大字。

    唐朱玲的脸色比《三十六计》好读懂多了,叶思雪塌下肩膀无奈道:“说吧,这回又要什么?你……该不是天气转热,你又要抢我薄毯了吧?!”

    她说完死死抱住那卷丝绒薄毯,双肩瑟瑟发抖,看唐朱玲的目光犹如望着山贼强盗一般。看得唐朱玲忍不住都自责起来:“我平时真就只是爱逗她而已,莫非玩笑开过头了?”

    为了“表面清白”,唐朱玲连忙后退一步,直说道:“不是,是找你帮忙参加校祭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谁知叶思雪一听完,立刻又变回了那副起床时谁都不爱搭理的模样,只扔下一句“校祭?不参加”便歪着头继续铺起床来,直叫唐朱玲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尽管不如她家里那口子那样诡计多端,可在“说动叶思雪”这事儿上,唐朱玲好像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无情嘛,思雪~小雪雪~嘿嘿嘿嘿……”好歹是同住十多天的室友,叶思雪最吃不消的套路,唐朱玲早就摸透了。她痴笑着从身后一把环住叶思雪的柳腰,玩闹一样替她掖起被单边角来。

    这种姿势,常人铺床自然不好用,也不是手帕交之间要好的拥抱,而是唐朱玲对付叶思雪的绝招。

    果然,叶思雪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,分明唐朱玲十指都捏着被单,可怜的她腰间却是一阵阵发麻。

    唐朱玲知道她腰眼最禁不起捏,却故意拿前臂蹭着:“小雪雪,大家一个学舍,花夜校祭这么个大日子,不上‘献才台’多可惜,一道去众乐乐嘛~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蹭,一阵寒麻从叶思雪头皮直传到脚趾尖,很快,带着颤音儿的抗议声响起来:“书院……书院同窗这么多,你找别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圈儿都找遍了,这个角儿啊,只有你演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角儿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个时辰前。

    此处是小已院里最大的一间客堂,屋子与麒麟阁的门堂差不多大,建成了北方的团坐式,中间不设方桌而是大圆桌,少盟会中家世最显赫的十一位院生此刻正围桌而坐,比如少盟会名义上的盟主罗念秋;又比如在近日谣言中即将被轰出太学的徐长功;而“楚风花会子弟蛟壬”、“钟牙花会闺秀唐麟”,自然也有资格被分到一个座次。

    至于“楚朱玲同学”,可就只能与其余人一样,凭两条腿站着议事了。事实上,除了坐着的人外,屋内一共挤着四五十位院生,他们或坐或站,心里的打算或许各自不同,但目光聚焦之处却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先是陵改,后复校祭,便是将此夏称作“风云际会之时”也不为过。随着局面日复一日地变化,全院的黄字门生自然而然已比往日团结了许多。那些平时少盟会不惜搭理的平民子弟,也逐渐聚集在了同一间屋子里,默认了少盟会占据着那张最中间的桌子。每一双眼睛都在期待着,期待这群曾被十德殿踩在脚下的花盟子弟,能在此际一鸣惊人,带着他们其他黄字门生一道鸡犬升天。

    “不要念如梦令!演白话戏肯定好看!演白话戏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瞩目的焦点圆桌之处,站起一个外披青衫,内衬樱红的女院生。唐朱玲咋呼的一喊,震得在场的众人皆是张口愣目,站在她身后的楚麟赶紧一按肩,将她摁回了座位,这才对着周围干笑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唐师妹,这个白话戏虽是浅显易懂,可到底不登大雅之堂啊……”劝阻她的竟是惹祸精徐长功,此人扔去棍子拿起折扇后,话中愣是透出一股师爷味道:“此番校祭,可并非众人玩闹一番如此简单。陵改之弊,院规之弊,相信学监大人都是心知肚明的,我猜他老人家就是想借‘献才较艺’,给咱们黄字门生一个机会!只消咱们黄字门诸位兄弟齐心协力,在‘娱仙日’上祭出状元之才艺,这花陵太学自古以来的歧视之风,必将被我等一扫而空!”

    “长功所言甚是。”说话的是罗念秋,坐在首位的她平日甚少出面,但就连唐朱玲都知道,一旦当罗念秋亲自说话时,她的话却比所有人都有分量:“花陵太学积弊已久,如今有这么个机会能扭转乾坤,娱仙的节目还当慎选。”

    蛟壬忍不住回头对楚麟问道:“一个校祭的节目,关扭转乾坤什么事?”

    这几天他都忙着监视甲字院,对这次校祭可谓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只可惜,楚麟斟酌再三,依旧选择了三缄其口。这屋子就这么大,除非楚麟突然有了一甲子功力学会传音入密,否则就算轻语声压得再低,也难免会引起旁人注意。此处所聚不是少盟会子弟便是黄字门生,他“楚朱玲”一个布衣出身的玄字门生,能被允许留在此处已是大不易。

    幸好,蛟壬的疑问自然有人解答,听见了蛟壬的低语,罗念秋轻轻一笑:“蛟师弟与唐师妹都是新生,恐怕对这花夜校祭的规矩还不甚清楚。长功啊,你说话不啰嗦,给诸位师弟师妹讲透彻些。”

    徐长功说话,果然没有罗念秋这么瞻前顾后,不过几句话,就让唐朱玲等新生明白了这花夜校祭背后的实质利益——改制。

    “长功说的不错,此番消息确凿。”徐长功方言毕,罗念秋环视四方,将诸人的气息都压得屏服下来,直到整个屋子鸦雀无声时,少年老成的大师姐这才放声喝道:“娱仙之日,献才之台,天地玄黄四门各显一长,由十一诸位师长及贵宾亲笔投签,中签多的一门视为魁首。魁首之荣,太学校规,可为其改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我不去,麻烦死了。”学舍里,叶思雪堪堪挣脱魔爪,见唐朱玲马上要卷土重来,赶紧爬上床用枕头护住了身子,争辩道:“再说一个娱仙献才罢了,什么‘演得好能改院制’,这话你也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信?”唐朱玲追到铺子上,俩人开始隔着枕头老鹰抓小鸡:“咱们黄字门的……献才节目……都选好了,就差两个人……差两人……一台戏就齐活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差两个呢,我一个人来也没用嘛!”唐朱玲说话间招招取人软肋,叶思雪艰难地用枕盾抵御着,分神之下说话还能如此流利,着实不易。

    不论手上还是嘴上,唐朱玲都锲而不舍:“你先答应……答应下来,这样不就只差一个了么?哈!看你往哪儿跑。”

    一记唐氏掌法按住了叶思雪的小肚子,唐朱玲打蛇随棍上,按住了就是一阵乱挠,挠得叶思雪蜷缩成一团,偏偏就是不肯就范:“校规有言,擅改者非我儒类。除非学监亲口宣布,否则光罗念秋这么说,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唐朱玲一边享受着软乎乎的手感,一边补充道:“可是楚……楚朱玲说罗师姐此话不像胡诌啊,师姐哪有这么大胆子乱传谣言?”

    “他是你相好的,你信他我可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朱玲一声不吭,只默默拿出了挤花汁的力道,叶思雪缩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小已院,圆桌房。

    自从罗念秋抛出这一惊人的消息后,关于花夜校祭的讨论,早已集中在了如何“夺得头魁”一事上。毕竟这几日闹也闹了,脾气也发过了,这些黄字门生便是火气再大,毕竟都是一群读书人,“欺师灭祖”这等事是绝无魄力做的。如今学监这步棋一下,犹如引洪入谷,院生门有了合乎道义的宣泄方向,自然心满意足地一头栽进了这次校祭的准备里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们就在争论该在“娱仙日”时献上什么才能。

    “我等虽是黄字门生,却也隶属十德殿,没少受过诸位老夫子的指点,还是吟四段如梦令,既合节气,又展才学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先生夫子们都是大儒,客宾也大都是花仙庙、都书库来的文人雅客,演白话戏也太不登大雅之堂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唐师妹的考量也有道理,比才学,咱们都是黄字门生,先生们只指点过咱们皮毛。靠这点皮毛,还能比过天字门生去?”

    “书法、诗学、琴瑟,咱们都略逊一筹啊。”

    见诸人你一言我一语,都陷入了两难抉择,楚麟这才找准了机会,悄悄对唐朱玲耳语道:“娱仙日花仙庙的庙师也会来,正是咱们追查的好机会,你踩这趟浑水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路见不平啊。”唐朱玲想都没想,扭头就跟楚麟撞了个前额碰下巴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